当前位置 首页 日韩动漫 《罗德岛战记:英雄骑士传》

罗德岛战记:英雄骑士传4.0

类型:剧情 动画 日本动漫  日本  1998 

主演:野岛健児 石桥千恵 坂本真绫 

导演:安田均 水野良 

剧情简介

《罗德岛战记:英雄骑士传》 - 罗德岛战记英雄骑士传1080《罗德斯岛战记》最先是以小说的形式出现的,水野良和安田均或许在一开始并想不到他们的小说会成为动漫界不朽的经典。真正成就了《罗德斯岛战记》的是1990年它首次作为动画OVA出现的时候,制作阵容毋庸质疑的庞大,水野良担任编辑,出浏裕的原画,结城信辉的人设,新居昭乃的音乐,在小说已经在日本奇幻文学中立住足迹后重新锁定了大众的眼球,和《BASARA》《亚尔斯兰战记》一同成为日本动漫界里的“史诗”经典。无法避免的战乱,和灰色的云一起悄悄地逼近。 过往的英雄手持黑色之剑,进入魔物之岛,在受破坏神诅咒之地,要成为天下的霸王。同样是过往的英雄,手上握着光辉的白剑,同样在诅咒之地,却一心要守住短暂的和平。正直的年轻人追求母亲所相信的勇气,怀着自己的正义与同伴一起踏上艰辛的旅程:老朋友神官是为了得到神的救赎 ,贤明的魔术师则想追寻自己的星星,地精想要寻访纯洁的姑娘,走出光之森林的妖精少女期待着自己生命中的光辉,重获自由的盗贼,想要找回逝去的年轻岁月,却被黑暗的思想所左右,失去了自由和心。就如同他们各自心中的目标,随着灰色的云越来越厚,与过往英雄的对决也逐渐迫近。而当年轻人得知父亲勇敢死亡的真相时,新的骑士传说也即将展开了.......法恩继承了法利斯的王位,贝鲁特也在玛摩自立为王。妮丝留在玛法的神殿继续救助那些苦难的世人,渥多厌倦了世间的俗务,在圣贤之塔过起了隐居的生活。弗雷贝不知所终,卡拉也没有再出现过。魔神战争过去三十年后,六英雄已经变成传说,成为游吟诗人诗歌中的题材。但是随着妮丝养女蕾莉娅的离奇失踪,昔日的英雄即将在罗德斯掀起新的动荡。原作:水野良(『ロードス島戦記』、『新ロードス島戦記』)/百やしきれい(『ようこそロードス島へ!』)監督:高本宣弘キャラクター原案:夏元雅人(『月刊少年エース』連載)、百やしきれい(『ようこそロードス島へ!』)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そえたかずひろ、あずまのこうじ/佐々木敏子(『ようこそロードス島へ!』)シリーズ構成:長谷川勝己撮影監督:小澤次雄、豊永安義美術監督:小山俊久色彩設計:杉森司音響監督:向山宏志音楽:和田薫プロデューサー:岩田牧子、高城一典、田宮武アニメーション制作:AIC製作:テレビ東京、角川書店、丸紅、読売広告社、バンダイビジュアル

新罗德斯岛战记的英雄介绍

人称“赤发佣兵”的贝鲁特出身于暗黑岛玛摩,为人粗犷豪放,浑身上下总好象燃烧着无穷无尽的野性和力量。在魔神泛滥的年月里他与魔法师渥多一起在罗德斯岛上旅行,是个靠赏金度日的雇佣兵。一天,在村落的废墟中两人救起了一个被魔物围攻的美丽姑娘,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法利斯的神官战士芙劳斯。芙劳斯欣赏两人的力量,于是代表神殿雇佣他们,展开了冒险。粗野又没有教养,一心只在乎金钱而没有任何的荣誉感,是贝鲁特给人的第一印象。当最初芙劳斯向他许诺许多勇者梦寐以求的圣骑士头衔时,这位佣兵竟表示对此毫无兴趣,并不屑一顾的询问是否头衔能卖钱。和高洁自律,甚至是有些腼腆的圣骑士法恩相比,贝鲁特简直就是一个流氓。也难怪女祭司称他为“野人”了。但是逐渐的,在那些一起出生入死的日子里,他们进一步彼此了解。芙劳斯开始被贝鲁特狂放不羁的气质吸引,她发现在他那桀骜不逊的放荡外表下其实有一颗火热的心在熊熊燃烧。而贝鲁特混沌的心灵深处也被这位美丽的祭司点燃了爱的火光。芙劳斯是被神官养大的孤儿,多年来借着传教的机会,她游历了罗德斯许多地方,也目睹了许多悲欢离合。经过长时间的思索,这位年轻的女神官认为造成罗德斯动乱的根源,是没有一个统一的版图。借由光明之神法利斯的神喻,她一直在寻找能够担当这一重任的英雄。最终,她的视线停留在了贝鲁特的身上。决战开始了,七位英雄在迷宫最深处向魔神王挑战,贝鲁特和法恩一起站在了队伍的最前沿。魔神王勒拉妮身为邪神卡蒂丝的最高司祭拥有强大的魔力,因此战斗也惨烈异常。为了对抗邪恶,妮丝甚至不顾自己生命的缩短,将仁爱的大地母神玛法也召唤出来。危急时刻,芙劳斯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体替贝鲁特抵挡魔神致命的攻击。“......贝鲁特啊,这个罗德斯岛不能再这样混乱下去了,无论如何请用你的力量把这块四分五裂的大地统一吧......”躺在贝鲁特的怀中,美丽的芙劳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悲痛欲绝的赤发佣兵发了疯一样狂攻向魔神王,最终将她斩于剑下。而魔神王手中的碎魂剑竟然也开始鸣动,承认贝鲁特是自己新的支配者。经过这次打击,贝鲁特变了,昔日那个放荡的佣兵已经不复存在,现在的他心中承载着整个罗德斯的前途。他一个人前往玛摩,很快就统一了故乡,就连凶狠的魔物也被强大的力量所折服,拜倒在他的脚下。他以一种近乎疯狂的执着履行着与芙劳斯最后的约定,希望能用自己的双手荡平罗德斯所有的纷争。经过多年的经营,玛摩成为了罗德斯岛上武力最强的国家。在卡拉的策动下,他率领大军向罗德斯岛发动了进攻,而已经在神圣王国法利斯登基的法恩则率领罗德斯联军奋起迎击。战场上,再次相遇的贝鲁特与法恩展开了最后的对决。三十年的时间在两人的脸上都留下不可磨灭的沧桑,银之骑士的剑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力量,但赤发佣兵的双眸却依然如雄鹰一般的锐利有神。“贝鲁特,你现在的所做并不是芙劳斯的希望啊......这样的做法只会招来反复不断杀戮的历史。”“那我就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这种历史给你看看!以力服人,挤出脓疮,只有这样才能统一!”。没有人能够阻止这场争斗,好象时光倒流一样,过往的两位英雄谈论着昔日的同伴和理想,在战斗中回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时代。两英雄的故事是悲伤的:最终法恩倒在了碎魂剑下,获胜的贝鲁特也遭到魔女卡拉暗算,被卡修王杀死。贝鲁特无疑是罗德斯历史上最强的勇者和最有魄力的帝王。无论是昔日那个热情执着的佣兵,还是后来看似冷酷实则充满责任心的暗黑皇帝都给人以好感。法恩想用外交的手段慢慢把整个罗德斯结合在一起,这种做法本无可厚非,但在故事里人们总是更喜欢看到贝鲁特这一类拥有决断力的君王形象。最感人肺腑的还要算是贝鲁特对芙劳斯的真挚感情了,虽然外表套着君王威严不苟的外衣,暗地里,却始终把这份感情深埋在自己的心底。在最后的时刻,虽然已经过去了三十年,但当卡修的剑刺穿贝鲁特的胸膛时,他的眼前却还是浮现出了芙劳斯的身影:依旧是像当年一样的美丽,依旧是那种关切的眼神,似乎在安慰这位伤痕累累的勇者。“芙劳斯啊,对不起,看来是无法完成那个约定了,因为,我的气数似乎也将尽了呢......”这位责任心很强的勇者用最后的力量喃喃的向心目中的女神告白,然后才不甘心的闭上了双眼。 罗德斯岛战记的第一男主角是帕恩,他是把光明和自由带给罗德斯的“自由骑士”。一部恢弘壮丽的罗德斯岛战记就是从萨克斯村的这名无名少年踏上旅程而开始的。(描述先前魔神战争的《罗德斯岛传说》成书在《罗德斯岛战记》之后。)帕恩的父亲泰西武司曾经是一名隶属于神圣王国法利斯的圣骑士。在帕恩很小的时候,为人正直的父亲为了救人,不惜破坏骑士团的规定。结果遭到身为六英雄之一的法恩王处分,剥夺了骑士的资格。失去资格的他一直遭到流言的中伤和诋毁,被人说成是懦夫和胆小鬼。后来在一场保护村民的战斗中,泰西武丝只身独斗盗贼团,重伤而死,死后却仍然得不到人们的理解,被说成是卤莽的武夫。也许是母亲教导有方,虽然在这种环境中成长,帕恩的心灵却始终没有被仇恨和误解占据。他继承了父亲善良正直,光明磊落的心,并一直以此为荣,期待着有一天能够成为象父亲一样的骑士。帕恩的成长历程并不光是体现在剑术和战技的提高上,更主要的是在一系列的冒险中心灵的成长,这一点无论是在小说还是在动漫画中都或多或少的有所体现。在最一开始,帕恩还只是个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子而已,一心向往着骑士的荣耀。但是在乱世中耳闻目睹了许许多多之后,他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英雄战争中当他亲眼目睹了法恩和贝鲁特这昔日两大英雄的结局并得知卡拉的存在后,更加明确了自己的信念,做出了选择。卡修一直在劝帕恩迈上王者之道,在乱世中通过自身的力量成为“英雄王”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对于已经闻名天下的帕恩而言更是轻而易举。但帕恩却一次次的放弃机会,在法利斯和阿拉尼亚他没有这样做,十几年后领导卡农自由军时他也同样没有,对于他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远比当国王更为重要的事在等待着他。无论是国王还是圣骑士都要背负对国家和人民的责任,但帕恩却一心要追求一种理想主义的完美正义,不想因为身份限制了自己的立场。“当上国王可以拯救许多人的生命,但还有许多人会在国王看不到的地方丧生。圣骑士对自己的人民负责,但对别国人民的痛苦就可以置之不理吗?”一个统治者可以在大义名分下为了多数人的利益而舍弃少数人做牺牲,但这就可以说是正确吗?帕恩自问自己无法做到,所以宁愿做一个无国籍的自由骑士,尽可能拯救那些在自己眼前遭遇麻烦的人们。在罗德斯岛上有很多国王和圣骑士,他们为着各自的国家和人民而操劳着,但是像帕恩这样的自由骑士却始终只有一个。当那些被自己的土地遗弃,无依无靠的流民在痛苦中辗转时,在他们心中却还有唯一的支柱。他们知道在这片土地上还有一个叫帕恩的年轻人为了帮助他们而奔波。这样即使这位传说中的英雄无法出现在面前,但至少在这些可怜人的心中已经对生活有了一丝希望和寄托,这也许就是年轻的骑士心中的想法吧。就连蒂多(蒂得莉特的爱称)这样高傲的妖精也被帕恩的性格所吸引,从而改变对人类的态度,正说明了他为人处事的独到之处。击败魔女卡拉之后,帕恩被法恩的后人授予了渴望已久的骑士称号,并将得到曾属于法恩王的神圣武具。然而当礼宾司宣布这一荣誉时,他却没有出现。这位勇敢的骑士第一次开了小差,和蒂多一起悄然而去,踏上了新的旅程。对于这位有着远大报复的年轻人来说,最适合他的还是父亲的那件旧铠甲吧,虽然已经伤痕累累破旧不堪,虽然左胸上光荣的赤色十字被刮掉了,但真正的骑士是永远都不会在乎这些的。父亲当年不能做为骑士而光荣下葬,但他依旧死的很安然。这麽多年过去了,在骑士团中还流传着他英勇的业绩。是啊,就算没有至高的荣誉,就算不能被写入历史,也总会有人记得你所做的事情。骑士们会口耳相传你英勇的业绩,游吟诗人则会把它们编在歌里传唱在四方:“曾经有一个梦想成为英雄的少年,他以光明为目标,坚信可以通过自己手中的剑驱除黑暗。但有光明的地方就必有黑暗,二者的斗争永不停歇。最终少年和他的信念一起踏上了成为神之英雄的征程......” 在为光明而战的征程上,帕恩遇到过许多强力对手:狡猾的妖精,强悍的火龙,太古的魔女卡拉,暗黑导师巴古纳德......但最棘手的还并不是他们:拥有卓越的剑术和骑士的尊严,同样有着很强的道义和责任感,却踏上了与帕恩完全相反的道路,追寻着别样的正义,只有这位黑骑士才是他真正的好对手。罗德斯岛的未来也就在这两人彼此信念的一次次撞击下被勾勒出来。暗黑岛玛摩是暗黑神法拉利斯的示下之地,魔物出没,环境恶劣。那里的人从一出生起就要不停的战斗,只有强者才能不被淘汰,生存下来。岛上的人民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能够离开这片被诅咒的土地,到充满阳光的罗德斯岛上定居。对于他们来说,侵略就是求生存的最好手段。于是在昔日的六英雄之一,赤发佣兵贝鲁特的领导下,玛摩强悍的军队开始向罗德斯全境发起进攻,身为亲卫队长的亚修拉姆更是一马当先,冲锋在前。当帕恩还是个碌碌无为的年轻人时,亚修拉姆就已经有让罗德斯联军闻风丧胆的威名了。惨烈的英雄战争里,亚修拉姆亲眼目睹了自己无比敬重的主君是怎样遭人暗算,命丧黄泉。他拾起贝鲁特尸身边的碎魂剑,在心中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实现主君的梦想。两年后的火龙山,亚修拉姆再次见到了他日夜不忘的卡修,他自信满满的向卡修挑战,以期为贝鲁特报仇。但在一番激斗之后,亚修拉姆却败下阵来。情急之下,他竟然也做出了有背骑士道的举动:不顾战斗的契约,想抢先拿到支配之王锡,结果竟然被卡修身边的一位年轻骑士所阻止(帕恩)。万念俱灰之下,他纵身跳入了火龙山的熔岩中,被手下魔法师古洛达所救。从这次挫败以后,亚修拉姆开始自我反思:什麽是战斗的意义,什麽是胜败的本质。卡修的话使他开始意识到自己以往的偏狭,一直以来,他都是以骑士的眼光去追随贝鲁特的脚步,而从没有以国王的标准去审视自己的主君,此时他开始真正理解贝鲁特的想法。经过十年的反思亚修拉姆明白了很多事情,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目标。当他再次出现在帕恩的面前时,他变的更强了,不仅是在战技的提高,思想上也突破了脆弱的骑士道。亚修拉姆在精神上已经远远超越了卡修和帕恩的境界,但此时的他却已经没有了胜负之心,没有了个人恩怨。他一改前任执政官的高压做法,得到卡郎人民的信任。嘲讽的是当帕恩领导着自由军冲入城堡时,却发现那些他一直想要解救的人都已经跟随亚修拉姆远走高飞了。帕恩这才发现以往的自己是多麽的幼稚,原来人民所关心的并非是谁当上国王,而是谁能带给他们安定的生活。在那一次,帕恩彻底的败给了亚修拉姆,不仅仅是手中的剑被打落,连他的信念也发生了动摇。战神米利的祭司霍普背叛卡修是因为他找到了真正的勇者;古洛达背叛恩师巴古纳德,是因为他找到了真正的主君,美丽的黑妖精彼罗迪斯的眼中他是值得依靠的男人,在玛摩人民的心里则是可以信赖的领袖,亚修拉姆就是这样一个几乎完美的领导者,是贝鲁特当之无愧的继承人。在OVA版的结尾,他为了阻止邪神卡蒂丝的复活和巴古纳德同归于尽了,《英雄骑士传》的最后,他则带领着玛摩的人民离开了纷争不断的罗德斯岛,去寻找新世界,这种魄力绝对是无人能比的。 在六英雄的诗篇中记载了一位没有留下姓名就离去的魔法战士,除了大贤者渥多和圣女妮丝外没有人知道这位神秘人物真正的身份。在最初的世界上,自从第一批人类发现了魔法之源玛那的秘密后,人们就开始创造一个由魔法和咒力为中心的文明。魔法王国卡斯托鲁全盛的时候,人们已经几乎可以像神一样操纵自然界了。巨大的城市漂浮在空中,魔物和龙也像家畜一样被任意驱使,高高的魔力之塔将王国罩在强力的结界中,而身处其中的人们则可以自由的使用无穷无尽的魔力。然而在一次规模庞大的魔法仪式中发生了意外,整个物质界的玛那掀起了骇人的惊涛骇浪。随着魔法之塔的崩塌,已经习惯于依赖魔法的人们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面对着曾经被当做奴隶一般驱使的蛮族刀剑,魔法师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五年,与王国漫长的历史相比几乎就是短短的一瞬,曾经辉煌的文明就土崩瓦解,不复存在了。在王都陷落的当晚,王国最后的两名幸存者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太守沙鲁巴恩用最后的魔力对守护在罗德斯各地的五色古龙施咒,要他们守护五件太守之秘宝,希望有一天后人能够借由五件宝物重建魔法文明,然后就大笑着消失在火光中。女魔术师卡拉,则对自己施以魔法,将灵魂转入额头的头饰里。当一名蛮族士兵杀死她时,借由头饰控制了那名士兵的身躯,从此变成了支配他人身体而存活的游魂。五百年的时间过去了,卡拉不停的转换身体,目睹着罗德斯岛上沧海变迁,见证许多王国的创立,兴盛和衰亡。虽然很少有人知道卡拉的存在,但事实上正是她在背后操纵着罗德斯的历史演进。这位魔女坚信世界不能仅由一种力量支撑,正义没有唯一的标准。古代魔法王国的毁灭正是力量过于集中的结果,这样一旦失去支持,人类就将面临彻底毁灭的危险。只有将力量分散,保持光与暗的均衡,才能确保世界的安全。她把罗德斯岛比喻成一个天平,一端是光明,一端是黑暗。无论哪一边的力量变大天平都有可能翻覆。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停的摇晃,调整两边的砝码。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卡拉不停的在罗德斯岛上挑起纷争,利用战乱消耗各方的力量,阻止罗德斯岛的统一。魔神战争时,为了不让黑暗压倒光明,卡拉加入六英雄的行列,击倒了魔神王;英雄战争时她又设计让有能力统一全岛的法恩与贝鲁特同归于尽。历史上很多踌躇满志的英雄人物都被卡拉计算,落得惨死的下场。卡拉曾经袭击妮丝的养女蕾莉娅,并占据了她的身体。后来又幸运的控制了盗贼屋多.恰克,得以在和帕恩的战斗中全身而退。她邀请帕恩加入自己的事业,却遭到充满正义感的年轻人拒绝。在最后的邪神战争中卡拉可悲的被巴古纳德利用,促成邪神卡蒂丝的复活。一向把别人当成是棋子玩弄于掌股之间的魔女竟然也被别人所操纵了,实在是极大的悲哀。就像大贤者渥多教训她的:“操纵历史,维护平衡?这是神的工作吧,你以为自己是什麽?就算有多少知识和力量,就算你能超越生死,不老不灭,你也始终不能成为神啊,只要是人就一定会犯错误的,不是吗?”既不要黑,也不要白,只要是灰色就好了,基于这种信念,卡拉一直在执行她的想法,用自己的方法看护着这片被诅咒的大地,既孤独又可怜。虽然做法有待商榷,但这份对世界的责任感确实很可贵。“灰色的魔女”是人们送给这位守护者的称号。 弗洛姆的佣兵王卡修,是从一名普通的佣兵做起,在战斗中登上宝座的英雄王。尽管魄力不及贝鲁特,宽容不如法恩王,又没有帕恩和亚修拉姆那种浪漫的气质,但他仍然不失是一位杰出的君王。弗洛姆只是个建国几十年的新兴国家,并不象法利斯等国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自然也缺乏民族凝聚力;由于地处罗德斯中部的沙漠地区,四面环山,出产也并不富庶,但却能维持相对的稳定,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这与卡修的文滔武略是分不开的。对内卡修能够团结沙漠各大部族,对外则与法利斯等大国结盟,对抗玛摩的进攻。法恩王在世时两国就结成同盟,法恩王死后卡修又支持与自己交好的神官王艾特登基,维持同盟关系;阿拉尼亚的拉斯达公刚刚做出和玛摩缓和的姿态,卡修马上出兵武装干涉,将拉斯达杀死后扶植起一个反玛摩的政权;他支持帕恩成立卡农自由军解放被玛摩占领的土地,并鼓励帕恩在阿拉尼亚自立为王,这种种做法都显示出一个老道政治家的风范。虽然有着属一属二的剑术,但卡修总是强调他不光是骑士而且还是一位国王。骑士只需对自己的道义负责就行了,但国王却要对自己的人民负责。在攻打火龙晨星时,卡修没有救援遭到火龙攻击的拉丁,抛下燃烧的城市和居民赶去火龙山抄晨星的后路。当时他冷酷的对帕恩说“此时是杀这条龙最好的时机,不能为了一个城市而舍弃整个国家的前途。”帕恩虽然很尊敬卡修,但却一时不能接受他的想法。然而在和晨星决战时,卡修却大吼着冲在了最前面“为了我那些被你杀死的臣民,我要杀了你!”愤怒的眼神中书写着这位国王心中的伤痛和矛盾。同样的,在英雄战争中,面对刚刚杀死法恩,风头正劲的贝鲁特,明知没有胜算,卡修还是与这位“罗德斯最强的人”展开了一对一的决斗。当卡拉用一支弩剑暗算贝鲁特时,卡修毫不犹豫的冲上,在暗黑皇帝略一分神的工夫将剑刺入了贝鲁特的胸膛。(在OVA中贝鲁特是被卡拉用一根魔杖钉死的)这在亚修拉姆看来是完全违背骑士道的卑鄙行为,但卡修却坦言:“为了我的国家和人民我别无选择。”两年后的决斗,当霍普不能理解亚修拉姆这样的勇者也会背弃誓言时,卡修却宽容的原谅了亚修拉姆,并开导说:“英雄也是人,也会犯错,在执着于自己的目标时也会不顾一切,毕竟我自己也曾经是一个背弃骑士精神的卑鄙小人啊......”借由不同的途径与立场,帕恩和亚修拉姆这两位伟大的骑士都从这位佣兵王那里学到了许多有用的东西,就连新一代的英雄斯帕克也是在卡修严父般的教导下成长起来的。新时代需要理想主义者来创造,却也同样需要现实主义者来维持。虽然不是骑士们完美的榜样,却也是一等一的一条好汉;虽然不能成为诗歌中传奇的英雄,但一定可以做为名君被书写在历史里,弗洛姆的佣兵王卡修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 像许多著名魔法师一样,巴古纳德也曾经在卡兰的贤者学院就读。他入学的时候,被称为“近代大魔术师”的拉鲁卡斯已经成为了学院的院长,而后来成为六英雄之一的大贤者渥多正是这位院长的师弟。如果是熟悉罗德斯岛系列的朋友一定记得在魔神战争的前夕,渥多曾经受芙劳斯的拜托到学院去借“能视万物的水晶球”。当时在长廊中有一位谦恭的学员引领渥多去见院长,细心的朋友会发现那就是年轻的巴古纳德。“那个年轻人是谁啊?”渥多随口问了一句。“是巴古纳德,一个对魔法很有兴趣的年轻人。”拉鲁卡斯也很随便的应答。但是他们谁也没想到当时这位和善的年轻人,在几十年后竟然差点毁掉了整个罗德斯岛和全人类。好象一部机器一样,巴古纳德把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了魔法的学习中。刻苦的努力再加上本身的天资,聪明好学的他很快就超越了同辈人,甚至有些老师也被他抛在了身后。许多人都认为他是学院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天才,甚至连大贤者渥多也只能望其项背。魔神战争之后,百废待兴的罗德斯岛急需建设,许多学员都从学院毕业,或在民间旅行解决百姓的疾苦或出仕宫廷为君王效力。只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巴古纳德留了下来,继续精进自己的修为。此时的巴古纳德并不关心政治和权术,他在意的仅仅是魔法的研究。冒着被惩罚的危险,他开始研究被学院禁断的古代魔法,偶然的机会里巴古纳德学会了古代魔法王国太守沙鲁巴恩的不死魔法。惩罚是严酷的,巴古纳德被永远驱逐出了贤者学院,并且由院长拉鲁卡斯亲自对其使用禁忌的魔法:在有生之年,令这位天才再也无法使用玛那的力量,一旦使用魔法全身便会立刻如针刺般的疼痛。变成废人的巴古纳德无处可投,四处漂泊。最后还是贝鲁特赏识他的才能,邀他到玛摩出任暗黑皇帝的宫廷魔术师。此时的他已经博览群书,学识渊博,在他看来一切的世间冷暖和人情世故都没有什麽太大的意义,就是生命本身的价值也值得怀疑。一个宏伟的计划开始在他的心中成型:借由自己学会的不死魔法,他希望能够超越人类的极限,成为像神一样的存在,既而成为统治全人类的主宰。三十多年以后,在英雄战争的前夕,拉鲁卡斯死了,禁咒的力量也随之减弱。得知消息的巴古纳德赶忙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学院,在咒杀了所有的学院和教官后,将学院的典籍洗劫一空。并开始着手邪神卡蒂丝的复活仪式,十二年后发动了罪恶的邪神战争,妄图通过邪神卡蒂丝的力量杀死全人类,自己成为统治死亡之国的不死王。最后被见习骑士斯帕克阻止,和自己的野心一起毁灭了。(OVA中是用蒂多做人柱,最后与亚修拉姆同归于尽)与其他的英雄相比,巴古纳德的人格几乎没有可取之处,阴险狡猾,自私自利,冷酷无情,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狂人。但他强大的法力和坚韧的耐心却也让人叹服。每次看到他强忍巨痛,念颂咒语的样子都不禁感叹一声:“原来做坏人也要这麽辛苦啊!”。最厉害的是在最后关头这个狡猾的老家伙竟然把卡拉都给骗了。让她一边替自己拖延时间,一边还自信满满的以为是在履行她自己的正义。那位孤傲的灰色魔女就这样被他哄的团团转,直到最后也没发觉自己是被人家当枪使。没有值得信赖的同伴和部下,凭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做到这一步,巴古纳德是一个相当厉害的角色。 斯帕克是沙漠王国弗洛姆炎之部族的王族血统传人,从小他就受到卡修严厉的教育,很多人都传说他会接替卡修成为下一任国王。多年来,他一直以自由骑士帕恩为目标,不断的努力。整天梦想着成为一名出色的骑士,像传说中的英雄们一样在历史上留名。但好象是上天的捉弄,在一年一度的骑士晋级名单上却总是没有他的名字。无奈的他只能一直维持着见习骑士的身份。一队黑妖精闯入王城,杀死守卫,打伤斯帕克之后,夺走了“魂之水晶球”。内疚的斯帕克请求去追回宝物,在卡修的授意下,带上一队临时拼凑的伙伴,踏上了征程。莉芙虽然外表很调皮,却是有很强法力的半妖精;莱娜是半途加入的盗贼,她想用自己的双手为被黑妖精害死的同伴报仇;魔法师阿德诺巴奉老师司雷恩的命令保护妮丝,信仰战神米利的地精司祭古力巴斯则是因为对斯帕克的性格感兴趣才加入小队。而至于那个高大粗鲁的佣兵战士加敕克,真正的身份却是在战场上处死逃兵的秘密处刑人。他接受卡修的密令,要不惜一切保护斯帕克这位王位继承人。可以说除去傻乎乎的队长外,小队中每个人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在邂逅了神秘少女小妮丝后,斯帕克发现自己已经被卷入了关乎罗德斯岛存亡的大事件中。在罗德斯岛古来就流传着令邪神卡蒂丝复活的方法:“两把钥匙一扇门”。所谓“两把钥匙”:一件是能令死者复生的“魂之水晶球”,另一件则是具有恢复效力的“生命之杖”。看守“魂之水晶球”的水龙艾布拿和守护“生命之杖”的冰龙布拉姆度早已在十年前被一心寻找“支配之王锡”的黑骑士亚修拉姆杀死了。这两件宝物也分别被保存在弗洛姆国库和法利斯的光之神殿中,而黑妖精的下一个目标正是“生命之杖”。除去这两柄“钥匙”外,最关键的还有那“一扇门”,所谓“门”就是指邪神卡蒂丝的最高祭司敕拉尼的转世体,这个人恰恰就是小妮丝。六英雄之一的老妮丝在临终前告诉北方贤者司雷恩:蕾莉娅并非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是四十年前在魔神战争中被六英雄击败的魔神王加敕尼的转世体。妮丝收养这个女婴,从小对她施以玛法的教育,好将她体内的“亡魂女王”封印。而当蕾莉娅生下孩子后,“门”的资格就自然地传到了她的女儿小妮丝的身上。玛摩岛上的黑暗导师巴古纳德一心想要让邪神复活,妮丝早晚也会成为她的目标。妮丝知道自己的命运,她不想做无谓的逃避而是打算去勇敢的面对。于是她辞别父母开始一个人的修业旅行,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遭遇斯帕克小队和魔物的战斗。妮丝被眼前这个少年旺盛的求生意志所感染,决定和他一起渡过自己最后的时光。斯帕克是《罗德斯岛战记》的第三代的主人公,而作者极力想要传达给观众的恐怕就是他的平凡。罗德斯岛上不平凡的英雄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总是看到他们做为“神“所创立的丰功伟业,无形中却把他们许多做为“人”的人之常情泯灭了,也因此,斯帕克的出现让人耳目一亮,倍感清新。有朝气又有些幼稚,一个有时爱做做白日梦的普通少年。与其说是像贝鲁特和帕恩那样高高在上的大英雄,他倒更像是一个住在邻家的小伙子。在英雄辈出的罗德斯岛历史中冒出来这样一个人物,就好象在精美的长诗中突然出现的几行生活小散文一样,虽然有点怪怪的感觉,但也别有一番情趣。最后一战,在玛摩王宫的地下祭坛,巴古纳德和卡拉合力念颂令邪神复活的咒文,祭坛上的妮丝痛苦不堪。一个舍身取义的二重攻击:加敕克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黑暗导师打向斯帕克的即死魔法,斯帕克则连人带剑撞入了巴古纳德的怀中,将这个狂人送入了冥府。与此同时,帕恩也在蒂多的掩护下将卡拉的头饰打落在地,但魔女却用最后的力气完成了咒文。乌云密布,大地轰鸣,雨点般的闪电宣告着邪神的降临。罗德斯岛上所有的生物面临死神的制裁。这时,已经被卡蒂丝附身的妮丝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唤来了大地母神玛法。玛法让斯帕克做出选择:是召唤卡蒂丝将罗德斯岛变成永恒的死之国,还是召唤玛法为世界带来永久的和平。斯帕克的答案非常有趣,他既不要光也不要暗:“世界的和平交给我们这些骑士就好,现在我只希望“门”能够回来,玛法啊,请把妮丝还给我!”这样一句自信满满的任性回答,也只有这个少年人能够想出来吧。九泉下那些分属于光明与黑暗的前辈们在听到这样幼稚的回答后,眉头也许都早已打成结了。但是,细细品味一下,就像卡拉的歌中所唱:“世上本就没有什麽永恒的和平或战乱,即使是创造万物的诸神也无法创造永恒”。也许斯帕克所选择的正是唯一正确的答案也说不定呢。



山崎和佳奈与山口胜平合昨的漫画有哪些

这部老早就看过没注意声音啊~~失败,再看遍~ 5. 神风怪盗贞德 神风怪盗ジャンヌ导演: 目黑宏评语...

猜你喜欢